感恩 Thanksgiving ❤

今天是北美洲的一個重要節日-感恩節 (Thanksgiving Day)。在十七世紀初,英國一群清教徒因為受到國內的宗教迫害,乘船去到當時未被開發的北美洲(即現在的美國)。他們人生路不熟,幸得善良的原住民印第安人送給他們食物,並且教他們打漁和種植。所以這群從歐洲大陸去到美洲的新移民就在豐收的季節,宴請幫助過他們的印第安人-這便是感恩節的來由。 感恩除了是多謝幫助過自己的人外,還有其他意義和用處嗎? 我想跟大家分享今天遇到的一個病人。她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後生女, 也是在醫護界工作。我們認識已有三年,她的情緒有如潛水艇,可以一下子跌到深淵, 世界變得漆黑一片 ,被自殺的念頭深深纏繞。前一陣子,她也因為哮喘病發, 需要住院治療。今天一進診症室,她便送上這個超級精緻的蛋糕。她隨後跟我說:「梁醫生,我整個十一月都好辛苦, 有一段時間真的很想自殺,但係我知道你好鍾意貓貓, 加上如果我傷害自己,你會好失望 ,所以我把自己剩餘的精神全放在製作這個蛋糕上, 沒有傷害自己。」 除了由衷的感謝她的心意,我很想對這個女孩子說:「感恩是美德,不過治病是我的份內事, 所以你不應該破費( 可以想像這個蛋糕一定價值不菲)。反而可以學習感恩身邊的人和事,更加要感恩自己的身體和生命中的一切。你學懂照顧自己,便是我最歡喜的禮物。」 佛法有一說法:「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中國難生,善友難遇。」 撇開宗教,我們現在四肢五官健全, 有好好的腦袋學習醫護技術, 也有機會照顧傷患,…

這是「我的」嗎?

有否想過「我的」(mine)的定義? 一般而言,我們會認為「我的」有以下三種性質:1.可控制的(例如: 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手,所以這是「我的」手)2.不變的(例子:從成年到現在都是這個樣貌、聲線, 所以這是「我的」身體)3.獨特的(例子:雖然我有個孿生妹妹,樣貌和基因十分相似,但我們的工作和生活都是獨立和不同的,所以這是「我的」人生) 如跟據以上準則,細心想想,有一樣東西真正屬於「我」嗎?1.拉肚子時,我能控制「我的」腸臟蠕動嗎?2.我能控制自己的想法和情緒嗎?3.十年前的我跟現在「我的」身體狀況完全一樣嗎?4.二十四小時內有否掉下/生出頭髮?「我的」頭髮的長短維持一模一樣嗎?5.每隔數天,便會聽到老公講:「老婆,我哋四隻貓真係特別靚和聰明!」我心裡想:「牠們真的好可愛,也是我們的寶貝; 但未被收養前,牠們是流浪貓, 真的比其他貓特別嗎?」 佛法講到「緒法無我」,既然是「無我」,如果我們還要時刻執着於「我的」,希望控制或永恆保留「 我的東西」或堅持自己有獨特性,結果只有一個: 徒勞無功,自尋煩惱。 「無我」不等於不盡自己的責任。相反,盡責之後,學習放下對「我」的期望。

「靠估」並非良策

溝通之道:不要假設 前幾天見了一個後生女,她剛剛向男朋友發了一場脾氣,原因是男朋友需要返工,未能陪她到來覆診。她的想法:「 佢梗係唔愛我, 他對工作比我的健康更加重視。」傾談中,卻發現她的男朋友其實十分關心她,但因市道每況愈下,他需要更努力工作,維持穩定收入以計劃兩人的將來。 如果有隻貓貓叼一些「小動物」(包括蟲、鼠、小蜥蜴)放在你家門口或床邊,牠有何用意?看到那些小動物的屍體,相信你一定覺得噁心。但貓貓是有心整蠱/傷害你,還是另有意思? 原來貓咪想多謝主人的照顧時,牠們便會將自己最喜愛的玩具(就是這些蛇蟲鼠蟻)或食物(例如:老鼠)送給主人。牠們可能先把這些「至愛」的小東西放在地上。如果你第一反應是把「它」扔掉,貓咪會認為主人未有發現這些「禮物」,下次便放在主人的床上( 更當眼處)。 靜心想想, 很多時我們連自己的想法也很難說清楚(例如不少病人會說:「醫生,其實我都未弄清自己想怎樣!」),那麼要估中別人想法的機會率肯定少於50%。 所以當兩個人相處/溝通時, 應盡量避免「靠估」(假設)。最有用的方法是給自己和對方時間冷靜下來,然後平靜地詢問和查證。 精神科的訓練叫我們千祈不要高估自己的「讀心術」。所有假設(postulation)都應該在適當的時候跟病人確定是與否(affirmation)。

Golf 與學佛

給自己的筆記✍ 學習/練習Golf 和佛法的共通點: 1. 反「本能」而行– Golf: 以腰(core)帶動手揮杆,而不要用手出力;Core 是主動,手是被動 i.e. 放鬆手臂。– 佛法: 放棄對結果/外境的期望和執着(= 放鬆手臂), 以「做好現在、做好自己」為主。 2. 理論+實踐– Golf: 看YouTube和教練的專業示範動作,和在練習場練習是首要和必須的,但之後一定要上球場實踐和調整,否則對球技/桿數沒大幫助。– 學佛:「教」(理論)和「觀」(實踐)需要並行。只有理論而不在生活中練習「止觀」,對減少日常的煩惱或「離苦得樂」的作用不大。 3.…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最近丈夫跟我討論到一個個案: 一個患有認知障礙症的老伯伯的女兒剛發覺爸爸把一家人自住的物業「 送贈」了給傭人,現在透過律師要求醫生作出精神行為能力評估,向法庭證明爸爸的「送贈」為無效。 精神行為能力評估屬於精神科醫生的專業範疇, 而這類老人錢財受騙的懷疑個案與日俱增,所以我也處理過不少類似的求助。 個案討論完畢,丈夫突然問:「老婆,你有無擔心過我會擔心你將來會呃我身家?」 他的問題被我歸納為「無聊但有趣」。簡單真接的答案是:「沒有」(如果他擔心我將來呃佢錢,他自己小心防範便可,與我何干, 更用不著我擔心)。為了增加「趣味」,我說:「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這是心理防禦機制(psychological defence mechanism)的一種,叫”投射” (projection)。」 覺得魚兒「自在快樂地」游在水中,是因為當時莊子( 觀看者)的心情輕鬆愉快。試想想,如果莊子是在趕住返工途中被惠子截停,逼他去看魚游水,他還會說「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嗎? 在寫此文章時,我想起小學時候看莊子和惠子的同一對話,我的注意力放在他們的「辯論技巧」上(那時要參加學校辯論隊)。現在,重點卻放在「心理學、哲學」層面。是小時候的我還是現在的我更「有道理」? 同一個「我」,當懷着不同心情,或在不同人生階段,或擔起不同角色時,同一「外境」卻對我們有着大不一樣的意思。 佛學所講的「萬法唯識」 是十分相似的概念。 西方心理學的「投射 」(projection)着重我們的負面情緒(e.g. 妒忌、憤怒)。而「萬法唯識」則涵蓋一切現象(包括外界和內在的所有現象)。唯識是一門「難讀」的學科,很多深奥的名詞和理論。但在日常生活上,我叫自己謹記:沒有永恆不變或絕對好壞的人和事,自己接收到的肯定不是”事實的全部“。最實際的做法是把心帶回家,照顧和安定好自己的心識。…

洞簫聲中的武俠世界

小時候,被媽媽安排了學彈揚琴。十分不情不願, 因為我沒有半點兒的音樂細胞。但卻沉醉於讀金庸的武俠小說,和想像金庸筆下的主人翁用古琴絲竹的音符來「比武」。 剛剛有位朋友傳送了一段譚寶碩先生用洞簫吹奏的「雪山飛狐」主題曲和一篇很有意思的小故事。希望藉此和大家分享。祝大家一個輕鬆的週末😀 譚老師是國際知名的洞簫演奏家。他的洞簫藝術,根植於中華傳統文化,遊走於中西音樂天地,融匯各種音樂表現形式於一爐,超過九成的香港電視劇作品中的蕭笛音樂均是由其吹奏。

又俾人偷東西!

今早六時,除了咪咪走到床邊細細聲地”Meow” ,另外還多了一個「 鬧鐘」:住在附近、九十多歲的一個夫家家庭長輩成員致電給我,哭訴他失掉了一條褲,而褲袋裡更放了數千元、 鎖匙和八達通卡。他堅持是工人姐姐「偷」,叫我即時去「處理」。正當我還在苦惱如何解决時, 幸運地工人姐姐(一個我十分信任的人)告知褲子已找到!  雖然這次問題已解決 ,我心裡還是「忟忟地」;返上床,帶點悔氣地告訴我先生如果下次再發生( 經過我多年診症經驗, 同類事件肯定會再發生),他要賠償我因幫他家人處理問題而失去的睡眠時間! 此時,瞳瞳和波子好像想幫牠們的「爸爸」解圍,懂性地在床尾來回的行來行去… 我先生說:「老婆,將來佢哋會笑我哋點解成日唔見嘢,整天找東西。波子心裡一定諗緊” 我哋肯定不會去找褲子、 鎖匙和錢,我哋不用著褲和開門”。」 一言驚醒夢中人! 雖然我無數次治療有「被偷竊妄想」(delusion of theft) 的長者,也頭頭是道地勸解家人,但這次親身經歷提醒了我三樣重要的事: 1. 學習貓貓,…

對「搔癢」的反思

在幫波子梳毛按摩時,牠發出咕噜咕噜的聲音,這表示牠很舒服和享受! 「搔癢」的廣東話是“擳”,英文翻譯為Tickling。 搔癢(tickle) 分成兩種: (1) Knismesis 是輕力接觸皮膚,只令對方有癢的感覺 ,多半不會大笑;(2)Gargalesis 是比較大力而反覆地刺激一些敏感的部分(例如腋下或腳掌),被搔癢的人會被逗笑。 呃,你有否想過為何別人「擳」(gargalesis)才會癢?如果是自己「擳」自己怕癢的身體部分,卻沒有「痕」的感覺。 原來二千多年前的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 (Aristotle)  已經提出這個疑問。直至1998年,科學家用 磁力共振掃描的技術研究 ”self-tickle” ( 自己搔癢), 發現當我們自己「擳」自己時, 小腦會傳遞訊息給大腦一個名為somatosenory cortex…

如何尋找「快樂」?

今天有種快樂幸福的感覺。 今早睜開眼睛是6:55am, 鬧鐘還未響(7am 才響),窗外陽光照入房間,感覺精神爽利!咦,為何這麼寧靜?咪咪(黑貓)、瞳瞳和波子居然沒有走到床邊叫/拍醒我(以往最遲5am,瞳瞳便會用任何方法叫我起身)。牠們乖乖地待在房門口,見我起床後,才雀躍地跟我入廚房期待著牠們的早餐。望着牠們四隻小東西開心地食早餐,我都變得開心!牠們真生性!!! 腦袋響起許冠傑的歌聲: 快樂是陽光普照的清晨,快樂是流水美妙的音韻。快樂其實分分鐘把您等,只要您識得點去搵。快樂是尋找天際的星辰,快樂是回憶沙灘的足印。快樂其實邊一位都有份,不管您是富或貧… 《 快樂》許冠傑 「苦樂參半」、「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所以我們更加需要學習感恩,把注專力放在「好人(貓)好事」上,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事 (things to be grateful for),這麼我們便可以找到快樂! 「快樂」其實分分鐘把你等,只要你用心留意,你已經和快樂在一起! 我今天值得感恩的事: 1. 陽光普照…

決定論 (Determinism)

今天見了一位大學畢業兩年,轉了新工作不久的後生女。這女生身形高挑,樣貌甜美,言談有禮。問症中,知道她的嗜好廣泛而健康(e.g. 行山, 瑜珈,睇Netflix), 亦沒有人際關係的問題。 她決定來見我是因為情緒症狀,而其中一個「導火線」是:「醫生,你不要取笑我。我數年前去睇相, 相士說我今年會遇到真命天子,否則好難再找到。我同齡的女仔朋友都已經“有拖拍”,但我還未有男朋友,我越來越擔心,擔心自己的將來。如果今年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我會否孤獨終老?我相信命運,這是沒法扭轉的。」 除了這女生,我也見過數名因為被預言於某年將會「大限將至/ 大禍臨頭」而焦慮非常的病人。 人生如同乘客在火車上,火車會走到哪裡,不由乘客控制,但在車廂內乘客還是有某些自由的。 《李天命•破惘》 我很喜歡李天命博士用火車來比喻人生和命運。我們不能選擇父母和家庭背景,正如上火車時沒有能力選擇去那一車廂 (I.e. 頭等、二等或三等車廂), 這是「被決定」的。而所有火車的目的地都預設為「死亡」,沒法改變或逃離。話雖如是,就算在三等車廂,我們也可以選擇開開心心地跟其他旅客交往聊天和欣賞窗外美麗的風景。相反,有些人 乘坐頭等車廂,就算有一流的服務和餐飲, 卻終日愁眉苦面,沒法享受這人生旅程。 旅途中,有不同的乘客在不同的車站上車落車,我們控制不了他們的來去。但我時常提醒自己, 珍惜人與人的相處。想起白居易的名句: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既然大家都「被安排」到參與此生的旅程,那便既來之則安之,好好享受, 不要想太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