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焦慮症

在節日的季節裏,聽到不少人對節日的焦慮。 A先生(三十多歲、單身、未有女朋友):「梁醫生,我還是鍾意返工的日子,因為一到大時大節,朋友都有自己的family time或男女朋友陪伴;今年疫情,連去探父母都無辦法(他的父母不在香港生活)。我覺得好孤獨,好唔開心。」 B小姐(有很多好朋友和節目):「梁醫生,佢(男朋友)好像最後一刻才約我冬至時跟他的家人吃飯,究竟他有多重視我們的關係?他不是一早便應該告訴我嗎?」 C女士(四十多歲、已婚、有兩子女):「我好怕見先生的家人,他們一直對我的態度都好差,加上今年疫情關係,我真係好唔想跟他們聚會。但我又怕先生難做,你教我怎樣做?」 延續與A先生的對話:(背景:A先生本身對輔導和心理學有認識,也是一位有學養和禮貌的人。我們上次應診時提到存在學上的其中一種焦慮i.e. 缺乏人生意義 meaninglessness)我: 我相信這是對「孤獨」的焦慮,也是另一種existential anxiety (存在焦慮)。A先生:我知道,但「孤獨」並不是我的選擇,我唔想孤獨。我:但人生在世便會有「孤獨」的時刻,我們並無選擇。A先生(突然變得煩躁不安,增大聲量):咁你怕唔怕孤獨,如果你一點兒都不怕先有資格教我點做!…我把話題帶開,到診症時間結束前,A先生說:「梁醫生,你可以告訴我你提到關於existential anxiety的那本書嗎?我想睇。」 我想對A先生回應以下幾項:1. 感恩你對我的信任,否則你不會坦白自己的情緒。 2. 感恩你對我的提問,令我有自省的機會。 3. 我當然對「孤獨」有焦慮感,對「死亡/死之前可能面對的身心煎熬」更加焦慮,所以我才開始學醫/讀心理學/學佛。對我來說,佛學是「自用」(實用性),而非學術研究。知識層面上的「知道」並不能幫我們解決煩惱。大家都知道健康生活的重要性,但如果不落實執行/練習,「知道」並不會令我們更健康。所以認識靜觀(mindfulness)的理論,甚至懂得「教」別人如果做,但如果自己不持之而行地練習靜觀,對自己的情緒調控全無幫助。 4. 存在(心理)學上,沒有人能對「死亡和孤獨」免疫,也沒有人能把它們「解決掉」。可以用的方法只有學習「不批判性地接受」(non-judgemental … More

感恩 Thanksgiving ❤

今天是北美洲的一個重要節日-感恩節 (Thanksgiving Day)。在十七世紀初,英國一群清教徒因為受到國內的宗教迫害,乘船去到當時未被開發的北美洲(即現在的美國)。他們人生路不熟,幸得善良的原住民印第安人送給他們食物,並且教他們打漁和種植。所以這群從歐洲大陸去到美洲的新移民就在豐收的季節,宴請幫助過他們的印第安人-這便是感恩節的來由。 感恩除了是多謝幫助過自己的人外,還有其他意義和用處嗎? 我想跟大家分享今天遇到的一個病人。她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後生女, 也是在醫護界工作。我們認識已有三年,她的情緒有如潛水艇,可以一下子跌到深淵, 世界變得漆黑一片 ,被自殺的念頭深深纏繞。前一陣子,她也因為哮喘病發, 需要住院治療。今天一進診症室,她便送上這個超級精緻的蛋糕。她隨後跟我說:「梁醫生,我整個十一月都好辛苦, 有一段時間真的很想自殺,但係我知道你好鍾意貓貓, 加上如果我傷害自己,你會好失望 ,所以我把自己剩餘的精神全放在製作這個蛋糕上, 沒有傷害自己。」 除了由衷的感謝她的心意,我很想對這個女孩子說:「感恩是美德,不過治病是我的份內事, 所以你不應該破費( 可以想像這個蛋糕一定價值不菲)。反而可以學習感恩身邊的人和事,更加要感恩自己的身體和生命中的一切。你學懂照顧自己,便是我最歡喜的禮物。」 佛法有一說法:「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中國難生,善友難遇。」 撇開宗教,我們現在四肢五官健全, 有好好的腦袋學習醫護技術, 也有機會照顧傷患, … More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最近丈夫跟我討論到一個個案: 一個患有認知障礙症的老伯伯的女兒剛發覺爸爸把一家人自住的物業「 送贈」了給傭人,現在透過律師要求醫生作出精神行為能力評估,向法庭證明爸爸的「送贈」為無效。 精神行為能力評估屬於精神科醫生的專業範疇, 而這類老人錢財受騙的懷疑個案與日俱增,所以我也處理過不少類似的求助。 個案討論完畢,丈夫突然問:「老婆,你有無擔心過我會擔心你將來會呃我身家?」 他的問題被我歸納為「無聊但有趣」。簡單真接的答案是:「沒有」(如果他擔心我將來呃佢錢,他自己小心防範便可,與我何干, 更用不著我擔心)。為了增加「趣味」,我說:「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這是心理防禦機制(psychological defence mechanism)的一種,叫”投射” (projection)。」 覺得魚兒「自在快樂地」游在水中,是因為當時莊子( 觀看者)的心情輕鬆愉快。試想想,如果莊子是在趕住返工途中被惠子截停,逼他去看魚游水,他還會說「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嗎? 在寫此文章時,我想起小學時候看莊子和惠子的同一對話,我的注意力放在他們的「辯論技巧」上(那時要參加學校辯論隊)。現在,重點卻放在「心理學、哲學」層面。是小時候的我還是現在的我更「有道理」? 同一個「我」,當懷着不同心情,或在不同人生階段,或擔起不同角色時,同一「外境」卻對我們有着大不一樣的意思。 佛學所講的「萬法唯識」 是十分相似的概念。 西方心理學的「投射 」(projection)着重我們的負面情緒(e.g. 妒忌、憤怒)。而「萬法唯識」則涵蓋一切現象(包括外界和內在的所有現象)。唯識是一門「難讀」的學科,很多深奥的名詞和理論。但在日常生活上,我叫自己謹記:沒有永恆不變或絕對好壞的人和事,自己接收到的肯定不是”事實的全部“。最實際的做法是把心帶回家,照顧和安定好自己的心識。 … More

對「搔癢」的反思

在幫波子梳毛按摩時,牠發出咕噜咕噜的聲音,這表示牠很舒服和享受! 「搔癢」的廣東話是“擳”,英文翻譯為Tickling。 搔癢(tickle) 分成兩種: (1) Knismesis 是輕力接觸皮膚,只令對方有癢的感覺 ,多半不會大笑;(2)Gargalesis 是比較大力而反覆地刺激一些敏感的部分(例如腋下或腳掌),被搔癢的人會被逗笑。 呃,你有否想過為何別人「擳」(gargalesis)才會癢?如果是自己「擳」自己怕癢的身體部分,卻沒有「痕」的感覺。 原來二千多年前的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 (Aristotle)  已經提出這個疑問。直至1998年,科學家用 磁力共振掃描的技術研究 ”self-tickle” ( 自己搔癢), 發現當我們自己「擳」自己時, 小腦會傳遞訊息給大腦一個名為somatosenory cortex … More

如何尋找「快樂」?

今天有種快樂幸福的感覺。 今早睜開眼睛是6:55am, 鬧鐘還未響(7am 才響),窗外陽光照入房間,感覺精神爽利!咦,為何這麼寧靜?咪咪(黑貓)、瞳瞳和波子居然沒有走到床邊叫/拍醒我(以往最遲5am,瞳瞳便會用任何方法叫我起身)。牠們乖乖地待在房門口,見我起床後,才雀躍地跟我入廚房期待著牠們的早餐。望着牠們四隻小東西開心地食早餐,我都變得開心!牠們真生性!!! 腦袋響起許冠傑的歌聲: 快樂是陽光普照的清晨,快樂是流水美妙的音韻。快樂其實分分鐘把您等,只要您識得點去搵。快樂是尋找天際的星辰,快樂是回憶沙灘的足印。快樂其實邊一位都有份,不管您是富或貧… 《 快樂》許冠傑 「苦樂參半」、「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所以我們更加需要學習感恩,把注專力放在「好人(貓)好事」上,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事 (things to be grateful for),這麼我們便可以找到快樂! 「快樂」其實分分鐘把你等,只要你用心留意,你已經和快樂在一起! 我今天值得感恩的事: 1. 陽光普照 … More

決定論 (Determinism)

今天見了一位大學畢業兩年,轉了新工作不久的後生女。這女生身形高挑,樣貌甜美,言談有禮。問症中,知道她的嗜好廣泛而健康(e.g. 行山, 瑜珈,睇Netflix), 亦沒有人際關係的問題。 她決定來見我是因為情緒症狀,而其中一個「導火線」是:「醫生,你不要取笑我。我數年前去睇相, 相士說我今年會遇到真命天子,否則好難再找到。我同齡的女仔朋友都已經“有拖拍”,但我還未有男朋友,我越來越擔心,擔心自己的將來。如果今年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我會否孤獨終老?我相信命運,這是沒法扭轉的。」 除了這女生,我也見過數名因為被預言於某年將會「大限將至/ 大禍臨頭」而焦慮非常的病人。 人生如同乘客在火車上,火車會走到哪裡,不由乘客控制,但在車廂內乘客還是有某些自由的。 《李天命•破惘》 我很喜歡李天命博士用火車來比喻人生和命運。我們不能選擇父母和家庭背景,正如上火車時沒有能力選擇去那一車廂 (I.e. 頭等、二等或三等車廂), 這是「被決定」的。而所有火車的目的地都預設為「死亡」,沒法改變或逃離。話雖如是,就算在三等車廂,我們也可以選擇開開心心地跟其他旅客交往聊天和欣賞窗外美麗的風景。相反,有些人 乘坐頭等車廂,就算有一流的服務和餐飲, 卻終日愁眉苦面,沒法享受這人生旅程。 旅途中,有不同的乘客在不同的車站上車落車,我們控制不了他們的來去。但我時常提醒自己, 珍惜人與人的相處。想起白居易的名句: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既然大家都「被安排」到參與此生的旅程,那便既來之則安之,好好享受, 不要想太多吧! … More

魚與熊掌,能否兼得?

觀察所得,我們最常見的壓力源(stressor)有兩種,分別是「無常」 (不確定性,uncertainties )和「貪心」。之前的「當種瓜得不到瓜」一文中提到「無常」;這次,希望跟大家談談「貪心」。 有個20多歲剛大學畢業一年的後生女來見我。她現在全職一份相當忙碌兼要輪班(shift duty)的工作,同時開始了part-time 的碩士學位課程,加上她是業餘競技性的運動員(在香港是有排名的)。她的主要癥狀(chief complaints) 是:(1)很累,(2)不停的擔心(擔心工作出錯/讀書未能上Dean list/運動比賽成績下滑)和(3)自責(“ 點解自己樣樣事都做唔好?”“點解我有時間瞓覺時,卻偏偏瞓唔著?”) 我見了這女孩數次和開始建立了互信(rapport)後,我給她的訊息是:「你對自己的身體和精神太過苛刻,一年365日叫她加班,還不斷責怪她…今次回去後,你要做一個功課,學習取捨,在”工作/讀書/運動”三者中只取其二,不要貪心!」 佛學用「牛」來比喻一些我們以為是帶來幸福關鍵的東西 ,但深入觀察後,才覺知他們其實是我們真正幸福的障礙(例如名與利)。 想起一行禪師的「與自己和解」(Reconciliation: Healing the Inner Child)一書中有以下一段:” 我記得有一位參加梅村(在法國)禪修營的德國商人,當他聽到這個釋放牛的故事時,哈哈大笑。 我邀請他以後再來參加禪修營, … More

當種瓜得不到瓜,你會點?

俗語有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但你有否想過,這是必然的嗎? 每件事的成功與否都是「天時、地利、人和」,因緣和合的成果。 近數星期我最常聽到的煩惱和哭/控訴是:咁辛苦捱了半年,香港的疫情原本已經受控,生活/工作開始正常(或剛有起色),現在疫情卻急轉直下,比之前更差! 醫生,你話究竟再要捱幾耐? 我(的經濟/情緒)已經開始捱唔住! 我何嘗不是跟所有人一樣正在與「無常」這隻「大佬」 (打機的術語)正面交鋒! 我們已經努力的「種瓜」,卻為何得不到應有的收穫? 之前所做的都變得徒勞無功, 現在為什麼還要努力? 請記起以下的一句: 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 … More

幫緊你 幫緊你

今天有位朋友傳送了這段的士 car camera video給我,叫我要看到最後,然後分享睇法。 老實說,我比較少用facebook 和social media,如非這個朋友是位有心人,我應該不會看到這行車影片。不過看完後,我相當感觸! 首先,那位的士司機是一流的「 臨床心理學家」: (一) 有積極聆聽的能力 (active listening); (二) 能夠用「非批判性」(Non-judgmental) 和實事求事的語調回應乘客的要求;和(三) 對乘客的指責完全「去個人化」(not to personalize)。這位司機肯定是心地善良和充滿智慧的菩薩/天使! 第二,我想起聖嚴師父的教導:「救苦救難的是菩薩,受苦受難的是大菩薩」。你感受到那位女乘客所承受的苦嗎?她被恐懼、 … More

“點解?”

一日裡,我在不在場合(診症室和朋友聚會)聽到類似的問題: 「我已經對某某解釋清楚,點解他/她總是不明白!」 電影「少林足球」裡「二師兄」的對答突然出現腦袋: 點解我老豆唔係李嘉誠? 點解我咁靚仔但係甩頭髮? 在此,希望和大家分享一篇之前寫下的短文: 十萬個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