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毅行者

回想起數年前參加毅行者,我想自己和大多數參加者的心願都是:四個人能一齊平安到達終點,不用被「剪帶」(I.e. 因傷而被逼中途退出)。 到達終點那刻雖然大家都十分疲倦,但亦有興奮和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

我想沒有參加者的反應是:「 弊啦!已經行了大半,好快會行完無得玩!」

見到一個接近九十歲的婆婆,捱大數個兒女,現在兒孫滿堂,十分孝順;婆婆説:「我已完成任務,隨時歡迎死亡。」,說時,她面帶輕鬆的笑容。家人擔心婆婆患有抑鬱症和自殺念頭,但我覺得婆婆是一個十分積極和有「體育精神」的人,沒有抑鬱徵狀。

<從容的老年>
羅振邦醫生攝於不丹

我有一個頗「嚇人」的想法, 亦不敢隨便跟別人説,怕被誤會患有抑鬱症或鼓勵死亡。我想: 「自己的人生好像剛行完針山、草山,正向大霧山頂進發。 這段路相當辛苦,但正是向着全程的高峰邁進。我很希望迎接下山的路段,盡快完成100公里的旅程。從不怕步入晚年(最後的20公里),更盼望去到這生的終點。」我羡慕那個婆婆,亦欣賞自己父母對「病、死」的態度,因為他們能從容面對旅程的尾段和終結。

能夠「老」是福氣、死亡是必經的。現在的人生任務是好好行每一步,照顧好自己和隊友的身體,希望平安完成/捱過旅程。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Medical Inspire” and can be found here: https://medicalinspire.com/web/posts/4305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